Ryan George media on instagram
@ryan_george822
  • 3 likes ||
  • 0 comments ||
  • Just now

月圓之後. 圓了月,圓了緣,這是我第二年在澳洲賞著月亮過著中秋節。 有時候確實很想致富回家,有誰不是一邊不想活了,卻又一邊苟且偷生著,我們只想不愁吃穿,更不想讓家人們擔心著,可生活就是如此,沒有暴擊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有了暴擊往往都是遍體鱗傷地包紮自己。 活著活著就二十六了,我們究竟還有什麼什麼是能帶走的,又或者我們又能帶走些什麼。 好想回家,看看月圓之後的星空,雖然仍是如此的迷惘,卻有著強大而安穩的肩膀。 #你所經歷過的那些 :日子裡的哀傷與茁壯 2019.9.16 Ryan George. pen. #創作 #寫作 #短文 #寫手 #小品文 #作品集 #文字控 #心靈糧食 #文字寫手 #心靈勵志 #抒發生活 #詩與遠方和田野 #旅與大海和照片 #TAIWAN #WRITER #AUSTRALIA

@storyteller_siaye
  • 9 likes ||
  • 0 comments ||
  • 2 hours ago

簡介:看似普通的酒樓,圓桌上的山珍海味竟是......? / 文長,煩請閱讀xDDDDD / 我是一個說書人,這職業使我跑遍大江南北,也使我看見不少人文鬼怪,或許,這一切也和我天生可以見鬼有關,當然還有些奇遇。 那是在我剛出道時所發生的某地,那年的稻作收成很差,但已經不是這年差了,先是幾年前連續的大水,且在我停留的那地,因清朝氣數已盡,幾年的亂世導致民不聊生。 那日,我在趕路下,進了當地的一間小廟,在幾日的趕路下,我感覺十分飢餓,正在想下一餐的著落時,一名帶著玉珮的少年拿了個饅頭給我,我跟他便談話了起來,他說他是一名孤兒,因為幾年來的洪患、戰亂使家人接連死去,平日他就在當地打些零工,沒錢時就跟人乞討。而我則跟他說了我的經歷,說了些以前的故事,在說故事時他的眼神閃爍金光,對我的故事也十分有興趣。接著的幾日,我便在小鎮中說些故事賺些錢,而那少年總是跟在我身邊,對我說,他也想像我一樣去四處走,見識各地人文。直到那日...。 我在那破舊的茶樓講故事,可是那少年卻沒有來,那日當晚我夢見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我在城中的一間有名酒店中,吃著酒菜和那間酒樓的拿手菜,奇怪的是,每當我咬下肉的同時,外邊便有哭泣聲。接連的幾日都是如此。我知道事情有些詭異,於第七日,我來了那間酒店。 我如同夢中一樣點了那間酒店的拿手菜,我望著那菜,心中一陣陣惡寒,肚子翻騰著胃酸,隨後我吐了,並在心中咒罵,是兩腳羊呀,雖然我已經知道當地已缺糧,但我從未想過竟然有這種事。 兩腳羊並不是指羊,是在戰亂或是無糧食時,被當作食物吃的人,在古代的多處有記載。尤其是在戰亂的古代,民不聊生,難以為計時,人們只得將人烹之,食之。是指被當作食物吃的人。宋朝莊卓《雞肋篇》卷中:「老瘦男子廋詞謂之『饒把火』,婦人少艾者,名為『不羨羊』,小兒呼為『和骨爛』,又通目為『兩腳羊』。」 我離開了那間店,然後於那日半夜,我到了廚房外的一個角落,我看見了一個玉珮,我認出是那少年的並且撿了起來放於懷中。 隨後,我進入廚房,一進入廚房,我起了雞皮疙瘩,一陣頭暈,那是一個怨念極深的地方,我拿起了那把冰冷的刀,眼淚滑落,多少人慘死於此,仔細觀察後我發現這裡有一個陣,但找不到陣眼,且這個陣難破。 三更天,我躲於廚房的米甕旁,只見幾名身穿黑服蒙著臉的男子,綑綁著兩名少年和一個少婦,只見他們和一個身穿華服的少年跟一個壯年人對談,我認得那個壯年人,是這間店內的大廚。我偷偷放了迷香,約莫一盞茶後,我帶著那幾個被綑綁的人於城外的一間破舊農屋安置。接連的幾十日,我一方面打探著消息,一邊寫信請道士友人教我破陣之法,也意外得知那天所見身著貴服的男子原來是北洋新軍中有權勢之人其子,連縣長都要給他面子,我想繼續追查下去,卻像被人硬生生抹取所有線索般,看來應該是這位大官公子所做吧。 在那孩童消失的七七之日我來這間店,我躲跟上次一樣的地方,但,隨著時間推移卻不見有人前來,忽然,我感到頭暈,心中喊了個糟糕,我暈了過去。 我清醒了,但只見一個人,磨著刀,主菜桌上只見一顆人頭和幾塊殘缺的四肢,我動了一些,果然被綑綁住,接著只見幾個蒙臉男子進入,似當天的景象,這是個非常大的人口販賣集團,因為這些人跟之前那批不一樣。他們在交易,且從他們的對話中知道,因為城中牛羊漲價,在他們無貨源下才以人肉替代,我挪了挪我的手,縮了手將手扯了出來,口中喃喃低語,忽然他們望向我這,並奔了過來,同時我跑到了那個陣的陣眼,憑空畫了幾個符印,並將那少年的玉珮放置陣上。 一股冷意竄身,我倒了下去,模糊中只見陰影重重,慘叫聲入耳,約莫一個時辰後我醒來,只見四處死屍,死屍像是被人給扯開般,四處可見各類臟器,我往陣眼下挖,刨出了一個甕,甕中有著許多人骨,我將這些人骨所有者的靈魂超渡。 在送魂過程時,我見到了那少年的魂,他對我說: 「叔叔,這個玉珮給你,我還想在你身邊多聽聽你的故事。」 隔日,我聽鎮上的人說,城中幾處發生命案,被害人四肢都被扯開,死狀悽慘,我想了想這個人販集團應該已經無人生還。 隨後我告訴了縣長,讓他在城中建一個廟,之後,我帶著這個玉珮離開了這地,並記載著這故事。 / 圖片來源:本人 / 謝謝各位的閱讀,歡迎各位追蹤,說書人系列會於每週一定期更新喔,靈異事件簿則是每週四定期更新,最新的夏夜短文集則是不定更喔,感謝各位的支持。 / 📢有事外出放長假一個月,這段期間由朋友代po,留言與訊息空閒時會回覆,敬請見諒!🙏🙇🙇 / #短文 #小說 #文字 #短篇小說 #隨筆 #小故事 #懸疑 #文章 #手寫字 #寫字 #硬筆字 #鋼筆字 #靈異故事 #Like4like #我是一個說書人

瑋wei media on instagram
@don_don071
  • 6 likes ||
  • 0 comments ||
  • 5 hours ago

就只是一個人靜靜的待著 其實他正在悲傷 只是他的眼淚早已經渾濁不清 只剩下他自己知道自己眼神的流動多麼可笑  妳知道嗎? 其實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是誰了  承諾從來都不是兒戲 它不該是兒戲 也不該只是一場夢  對於只能一個人再繼續苟延殘喘的世界 不再認定、放心 才是自己最好的報答  #語錄 #文字  #短文 #短篇  #憂鬱 #憂鬱症 #憂鬱症語錄  #厭世 #感情 #親情 #愛情

poker's Q media on instagram
@_poker_queen
  • 250 likes ||
  • 6 comments ||
  • 11 hours ago

/ / 契約婚姻12 / 「說。」一個字,震住了夏沫。 / 田柾國就是那麼的霸道,那麼的強勢。 / 如果有人能跟他比,那也只有夏沫了。 / 這兩個人真的很相像。 / 外冷內熱,其實可以很溫柔,但外表看起來極度高冷。 / 「我說!」夏沫也跟著硬起來。 / 這舉動可讓田柾國哭笑不得。 / 有那麼可愛的女人嗎?他想著。 / 心裡卻是甜蜜蜜的。 / 「第一:三年內,你不許有婚外情!就算是合約也是一樣。」夏沫最重視的就是這點。 / 畢竟以後田柾國也算是名義上的老公。 / 所以她不許田柾國亂來。 / 田柾國真的覺得夏沫太可愛。 / 難道她看不出田柾國不是因為契約而結婚嗎? / 如果只是契約,田柾國何必對她那麼好? / 田柾國想到就想笑。 / 田柾國敲了敲桌子:「嗯。」表示同意。 / 田柾國滿腦子還是夏沫可愛的舉動。 / 夏沫見田柾國同意了,簡直就像飛上天。 / 夏沫很高興,沒想到這男人不錯嘛! / 「第二:……」夏沫突然想不出什麼條件。 / 其實好像也沒什麼事要注意的。 / 夏沫頓時想不出來還有些什麼。 / 「第二跟第三先放著,以後加。」田柾國見夏沫也沒提出什麼不妥當的事,便一口答應。 / 田柾國很少那麼大方,由其女人。 / 「我也有條件。」田柾國突然說出口。 / 夏沫沒有想到這男人那麼多事。 / 「說吧!」夏沫也是一樣的霸道。 / 兩人簡直一個模一個樣。 / 田柾國真的覺得夏沫好可愛。 / 一舉一動都好可愛。 / 討人喜歡的小東西。 / 「明天你就知道了。」田柾國一樣的喜歡吊夏沫胃口。 / 夏沫也沒多說什麼。 / 她已經漸漸習慣田柾國的作風了。 / 夏沫很累了,她想休息。 / 但又想到她爺爺,實在很麻煩。 / 「我……能去看我爺爺嗎?」夏沫小心的問。 / 她和田柾國沒有熟到可以直接說出來的地步。 / 而且田柾國以往強勢,不太可能答應她的。 / 「你爺爺有24小時最高檔的看護照顧,不用擔心。」田柾國一聽到夏沫答應便處理好了她爺爺的一切。 / 聽到此話的夏沫心裡很溫暖。 / 已經沒有人對她那麼好了。 / 夏沫忍者想哭的情緒,默默的把真心藏在心裡。 / 「謝謝你……」夏沫有些哽咽。 / 她不能哭。 / 她每次遇到田柾國總是會忍不住哭意。 / 「嗯。」田柾國輕輕的摸了摸夏沫的頭。 / 她的長髮柔順,香噴噴的。 / 田柾國很喜歡。 / 夏沫就像小貓似的乖乖給田柾國摸着頭。 / 「我……我上樓睡覺了。」夏沫很累了。 / 經過一整天的折磨後,她真的很累。 / 每次只要遇到夏家,一定不會有好事發生。 / 夏沫的眼皮沉重,還有黑眼圈。 / 「等等。」田柾國叫住正準備上樓的夏沫。 / 他今天可是費盡功夫準備這件事呢! / 怎麼可能讓夏沫錯過呢? / 田柾國看了看錶,十一點整。 / 還來得及。 / 「怎麼了?」夏沫一臉狐疑。 / 那麼晚了,還有什麼事嗎? / 夏沫走回客廳。 / 「過來!」田柾國像叫小狗似的。 / 平時的夏沫,一定會大發雷霆。 / 但她今天累了,所以乖乖的走了過去。 / 他們的面前擺著一個箱子。 / 「打開來看看。」田柾國指著箱子。 / 夏沫驚了。 / 這是什麼? / 夏沫把箱子拆開。 / 她看見一張張相片。 / 都是她和兔兔哥哥的照片。 / 夏沫終於忍不住了。 / 眼淚像瀑布般的流下。 / 夏沫一張一張的看著。 / 裡面全是他們的甜美笑容。 / 夏沫很想痛哭一場。 / 她好想兔兔哥哥…… / 不過……田柾國為什麼有這些照片? / 她像想到什麼似的,看向田柾國。 / 他就是兔兔哥哥? / 夏沫起了疑心。 / 他們不管是哪裡都一模一樣。 / 夏沫心裡自己有了個底。 / 「謝謝你。」夏沫抬起她哭花掉的小臉。 / 她看著田柾國。 / 很認真的看著。 / 「生日快樂。」田柾國說道。 / 田柾國一直以來都沒有忘記夏沫的生日。 / 今年好不容易有機會將禮物送出。 / 田柾國其實是最高興的那一個。 / 夏沫沒想到竟然有人還記得她的生日。 / 她放聲大哭。 / 田柾國一把將她抱在懷裡。 / 「不哭昂。」田柾國安慰著夏沫。 / 田柾國沒有想到夏沫的反應會如此大。 / 夏沫放心的給田柾國抱著。 / 他的懷抱好溫暖。 / 夏沫好喜歡。 / 因為,他的懷裡有無數的安全感。 / 田柾國發現懷裡的女人一動也不動。 / 他看了看夏沫。 / 「睡著了啊?」田柾國露出微笑。 / 這女孩真可愛,又睡著了呢! / 田柾國抱她上主臥室。 / 田柾國抱著他在加大的雙人床上沉沉睡去。 / 夏沫也抱著田柾國。 / 好溫暖…… / 續 / 留言需要你們 #長文 #短文 #虐文 #虐甜文 #甜文 #防彈長文 #防彈短文 #防彈虐文 #防彈虐甜文 #防彈甜文 #田柾國長文 #田柾國短文 #田柾國虐文 #田柾國虐甜文 #田柾國甜文 #柾國 #田柾國 #柾國長文 #柾國短文 #柾國虐文 #柾國甜文

@bigfartkk
  • 29 likes ||
  • 1 comments ||
  • 12 hours ago

【「行街」中的身影】  警方反對原定今日舉行的民陣遊行,大批市民自發到東角道起步,往中環方向前進,聲稱「行街」。  下午大約三點至四點,身穿藍白間條上衣、戴口罩的江先生,在「崇光百貨」巴士站派發一些示威者常用的物資,有防火手套、勞工手套、冰袖、索帶、口罩。   江先生大部分頭髮都已變白,大約五十歲,從事工程行業。他自己一個帶了一個黑色背包、一個黃色環保袋、一個牛皮紙袋,全都載滿物資。他把物資攤在地上,逐一派發。有些市民看見,也幫忙一同派發。  江先生喊著:「冰袖!冰袖!」不少路過的年輕人前來領取物資。口罩、手套很快全數派出。有些從外表上看來年紀比較大的人前來,江先生就會說:「你唔洗架喇!走啦走啦!」他解釋,「老的大多是和理非」。  派發物資期間,有位中年女士前來左看右看,江先生向她說:「走啦!唔好阻住啦!」女士回話:「咩走呀!呢啲地方你架咩?」然後便走遠。  除了以上提及的物資,還有派發兩袋黃豆。我問黃豆的用途是甚麼?「餵狗架!」他口中的「狗」,指的就是香港警察。他說,當警察追上來時,要有合法的方法保護自己。當其他物資都已派出時,他拿起黃豆許久,仍未有人前來領取,便拿出一張白紙,寫著「黃豆送狗,方便你走」解釋其用處。   在反修例運動中,江先生和幾個同事下班後也會經常一起「發夢」。他不斷強調「見到社會有需要就幫手」。原來21歲時的江先生,也是走在社運前線的年輕人。他從八九六四開始參與社運,從此以後,只要自己有能力就會上街表達訴求。  他有一個兒子,是中學生。今天父子二人都有上街,但有著各自的角色,各自行動。江先生派完物資後,便會加入遊行隊伍,一起前行。  「好尊敬年輕人,今次如果無大部分青少年,送中條例已經通過」,又指「老嘅一輩嘆住冷氣食花生無意思,每人做多少少,就多啲力量」。  其實我留意到,不少路過的年輕示威者,看見正在派物資的江先生,也會對他點點頭,像是表達一種謝意。也有的示威者對江先生說:「辛苦曬你!」  15.09.2019  #大屁不專業報導 💨

糖喵的文站🖊(緩更) media on instagram
@candycat.0214____
  • 6 likes ||
  • 1 comments ||
  • 13 hours ago

- #短文 圖源:Naver Dispatch ✏李泰容 「……那個,泰容學長。」 放學後,妳特地陪著閨蜜來到李泰容的班級門口。 「嗨,學妹。妳們有什麼事嗎?」 他斜倚在門邊,夕陽灑落在他的身影上,格外耀眼。 他的朋友站在不遠處,一臉不耐煩的等著。 閨蜜很緊張,遞上禮物的雙手在顫抖:「泰容學長,那個……我喜歡你!」 她準備了大概一個月的臺詞完全白費了,虧妳還幫她想了那麼多話。 妳無奈的站在一旁搖著頭嘆息。 誰也沒注意到李泰容往妳瞄了一眼,嘴角還輕輕的勾了起來。 「呃……學妹,抱歉……我可能不能……」 他有點尷尬的要退回妳閨蜜的禮物,閨蜜睜大了雙眼:「沒……沒關係,即使學長不喜歡我,我……我也沒關係,我只是想告訴你,因為我怕來不及……我想要勇敢一次!禮物還是請你收下吧!」 妳的閨蜜也是個傻女孩,喜歡她的男生不知道有多少,她偏偏就鍾情於李泰容,妳的直屬。 每天陪著她一起去看他打球,妳早就知道她根本沒有機會,因為李泰容從來沒有看過她一眼。 甚至,那天妳跟他去吃飯時,提到她,他還一臉茫然。 「蛤?妳在說誰啊?有人跟妳一起來看我打球?」 「天啊,李泰容……泰容學長你的眼睛還好嗎?」 雖然說是妳的直屬學長,卻總是傻到讓妳差點對他使用半語。 「沒事啦……李泰容他根本沒長眼睛,他放棄妳,一定會後悔的,他以後的女朋友一定沒有妳一半漂亮也沒有妳一半好,妳別難過。」 妳安慰著閨蜜,陪她走回家。 「抱歉,今天還讓妳陪我這麼多,以後再請妳吃飯。我沒事的,妳也知道,我還是會繼續喜歡他,但是不會去煩他的。我是誰,我可是崔昀希,什麼都打不敗的崔昀希!」 妳的閨蜜也是傻人有傻福,一下就忘記了剛剛的挫折。 「好,崔昀希最堅強最棒了,快進去啦,妳媽在等妳了。」 妳看著她的背影,忍不住失笑。 * 隔天。 「不好意思,學姐,我找泰容學長。」 妳提早出門,一大早到學校,上樓去找李泰容。 「李泰容……泰容學長,你中午有空嗎?跟我去吃個飯。」 「欸?」 「屬於直屬間的約會。」 妳拋下這句話,轉頭下樓。 妳沒看到,他看著妳的背影,露出的微笑。 「約會,可是妳說的。」 * 中午在學生餐廳。 「泰容學長,你不覺得你真的太扯了嗎?」 實在是替閨蜜抱不平,所以妳今天才來跟妳的蠢直屬吃飯的。 就是為了教訓他一下。 「啊?」 坐在妳對面,吃著烤肉飯的李泰容,一臉茫然的看著妳:「什麼太扯?」 「就是,你為什麼會連昀希的長相都沒印象?她好歹也是全一年級公認的級花,而且已經跟著我去看了你打球看了大概快兩個月,你再臉盲也應該多少認得了吧?」 「欸……」 「欸什麼欸,我是真的覺得你有點誇張了,你應該也有喜歡的人了吧,不然為什麼會這麼不在意別的女生?昀希可是把眼睛一直放在你身上,別說她是級花,你們班上的學姐我看你也不認得幾個。」 妳真的已經氣不打一處來,整個開始數落李泰容。 自己心裡,也是有點喜歡這個直屬學長的。 即使……他喜歡的不是自己,妳也不在乎,妳只想搞清楚他是不是有更在意的女生。 然後,成全、祝福。 他沉默了。 「學長,抱歉,我可能有點太激動了,但是,我真的是想替昀希問問,你是不是已經有喜歡的女生了?」 妳低下頭,開始吃自己的飯,等待他的回答。 * 「真是的……我還以為,我們第一次約會可以更甜蜜一點呢。」 他再次開口時說的話,害妳差點沒噎住。 什麼第一次約會? 「早上可是妳自己說約會的。」 「我說的是直屬間的約會。」 「我可沒聽到什麼直屬不直屬的,我只聽到約會。」 「……」 妳無言了,這傢伙怎麼可以這麼無賴? 「沒錯,我是有喜歡的女生。」 「那個女生,現在就坐在我對面。」 「不漂亮、對我這個直屬學長沒大沒小、一天到晚對我用半語。」 「但是,有什麼辦法,我偏偏就是喜歡她呢。」 「因為喜歡她,我才都不在意別的女生。」 「而且,我喜歡她,是從第一次直屬歡迎會開始。」 妳慢慢抬起頭。 已經紅透了的一張臉。 「你在……」 「我沒開玩笑。」 「你不是……」 「我是認真的。」 「你不要一直打斷我啦!」 妳完全無言了,他怎麼就都知道妳要說什麼? 「誰叫妳那麼好猜。」 他微微一笑,好看的臉龐貼近妳。 「所以,我親愛的女朋友,今天算是我們第一次約會。」 * 「什麼!妳說他跟妳告白了!」 回到教室,妳告訴閨蜜這件事,她震驚的張大了嘴巴。 「對……我也很無言……」 「那妳怎麼回覆他?」 妳原本還有點擔心閨蜜的反應,但現在的妳只覺得擔心她都是白搭。 她根本沒想到她自己昨天才跟李泰容告白失敗嗎! 「哇啊啊,是李泰容學長欸!」 妳還來不及回閨蜜的話,就聽見班上女同學們的尖叫。 「我的女朋友,出來一下。」 李泰容直接走到妳面前,拉起妳的手。 妳跟閨蜜無言對望。 「好啦,至少……泰容學長喜歡的人還滿漂亮的……然後人也滿好的。妳至少有我的一半啦,沒事沒事。」 閨蜜搬出了妳昨天哄她的那段話,拍了拍妳的背,大有「妳加油吧」的意味在裡面。 妳也只好被他拉走了。 * 「你要幹嘛?」 妳被拉到了廣播室門口,有點不知所措。 這是要幹嘛? 「昭告全天下,我李泰容名草有主了。」 他看著妳,唇角又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 「那個主,就是妳。」 「欸?欸等等,你要幹嘛!」 他把妳拉進廣播間,然後拿起麥克風。 「各位同學,下午好。」 「不好意思打擾大家了,我是高二的李泰容,告訴大家一件事情。」 - 我去你的 爆字數了w 留言續歐🌸

Loading...